• 网站首页
  • 水泥球场
  • 挡网
  • 发球器
  • 网球
  • 推水器
  • 塑胶球场
  • 暗三刻
  • 八饼
  • 八条
  • 跪求《红楼梦》47回简介 3分钟左右

    发布时间: 2019-12-28 14:21首页:主页 > 八饼 > 阅读()

      这里写贾母与薛姨妈、王夫人、凤姐四人斗牌,鸳鸯则给贾母当参谋。这一局王夫人休息,是贾母与薛姨妈、凤姐三个人斗。贾母的牌比较好,来了几圈之后,已经听成,只等一张二饼。鸳鸯打了暗号给凤姐,要凤姐出二饼让贾母“满”。王熙凤故意“踌躇了半晌”,又与薛姨妈逗了两句,然后将二饼打出,于是贾母便“满”了。这一局是贾母赢了。

      呆霸王指薛蟠,冷郎君指柳湘莲。说的是在贾府的仆人赖大家里,薛蟠遇到了柳湘莲。因为柳湘莲长得好,又酷爱耍枪舞剑,薛蟠便想勾引来做个相好。柳湘莲十分鄙弃薛蟠这个人,但在赖大家里也不便把薛蟠怎么的,便骗薛蟠到北门外桥头上。薛蟠不知是计,骑马到了约定地点,被柳湘莲狠狠揍了一顿。后来柳湘莲因为害怕薛家找自己麻烦,便远走他乡。薛蟠在家养了一段时间病以后,因为愧见亲友,就出去做生意去了。

      这种赌博形式有很强的区域性。据我所知,仅流行于古代属于扬州的苏北南通以西,扬州以东地区。同属南通地区的启东、海门地处南通、以东,便罕见这一赌博形式。扬州以西的地区,如南京,虽是省会大都市,亦不见这一赌博形式。《红楼梦》中写到“来胡”,这一方面可以说明,这一赌博形式早在清初即活跃在苏北部分地区。另一方面,说明《红楼梦》作者对清初苏北地区的斗牌十分熟悉。在中国古典小说中,写到这一赌博形式的极为鲜见。清代以前的小说家恐怕没有见到这一现象,而清代以后的小说家又大多没有到过扬州地区。《红楼梦》不愧是封建社会的百科全书,从小说中这一文化现象,可以肯定,作者在苏北的扬州地区生活过。学术界对于《红楼梦》作者的争议此起彼伏。我认为,熟悉苏北扬州地区的斗牌是检验小说作者经历的必要条件。康熙五十一年七月,曹寅奉命到扬州办理刻印《佩文韵府》事宜,染上疟疾,康熙皇帝曾亲赐金鸡孥,限九日送到扬州。可见时任江宁织造的曹寅与扬州颇有缘分。曹雪芹对扬州当不陌生,在小说中写到盛行于扬州的斗牌,是合乎情理的。那么,斗牌描写明显有利于对于曹雪芹著作权的肯定。

      一人满了以后,斗牌的三个人各自算出手中牌的胡数。“胡”是计算牌况的量词,故斗纸牌俗称“来胡”。胡数少的输钱,胡数多的赢钱。值得一提的是,如果甲、乙、丙三人分别是100胡、80胡、30胡,则甲赢乙20胡,赢丙70胡,合计赢90胡;乙输甲20胡,赢丙50胡,实际赢30胡;丙输甲70胡,输乙50胡,合计输120 胡:

      小说以塑造人物形象为主,这段“斗牌”描写也使人物生色。这个片断写及四个人物:贾母、薛姨妈、风姐、鸳鸯,其中刻画最成功的是凤姐。贾母是贾府这个封建家族的最高统治者,作为孙媳妇的王熙凤自然明白该如何讨得老太太的欢心。她抓住了这个宗法偶像喜欢虚荣的特点,她知道贾母斗牌并不是想赢钱,只是想讨个“彩头儿”,于是她漫不经心地进入了角色,演出了一场好戏。首先,她揣摩老太太的心理,希望鸳鸯来作耳目,于是便赞同薛姨妈的提议,让鸳鸯加盟,并声称:“再添一个人热闹些。”其次,她对于鸳鸯递的暗号心领神会。贾母只等一张二饼,鸳鸯必然先伸出两个指头,然后再做一个“圆”,这是二饼牌面上的图形。再次,她为了蒙人耳目,“便故意踌躇了半晌”,表示她打出的每一张牌都是经过慎重考虑的结果,并不是轻率的行为。又次,她生怕薛姨妈生疑,有意与她插科打诨,笑着说:“我这一张牌定在姨妈手里扣着呢。我若不发这一张,再顶不下来的。”还主动将准备打出的二饼送到薛姨妈跟前,采取了先发制人的方法,以堵其口。最后,一边打出二饼,一边说“我发错了”,作为噱头,引逗出贾母的一片笑声。这样,王熙凤通过斗牌,将自己机灵、乖巧、讨人欢心又不着痕迹的性格表现得淋漓尽致。

      这

    特别声明:文章内容仅供参考,不造成任何投资建议。投资者据此操作,风险自担。

    网站首页 - 水泥球场 - 挡网 - 发球器 - 网球 - 推水器 - 塑胶球场 - 暗三刻 - 八饼 - 八条

    本站不良内容举报联系客服QQ: 官方微信: 服务热线:

    未经本站书面特别授权,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

    Copyright © 2002-2017 DEDECMS. 织梦科技 版权所有 网站地图 大华彩票